向日葵视频成年人

   “啥擂台……唔……”

   沐七夕本来是面向书桌,照着小叮给出来的投影图一笔一划地描绘着。

   百里连城坐在她身后,揽着她的纤腰给她当人形坐垫。

   现在听到他的话,她吃惊回头,却正好撞在他的薄唇上,想退又被他压住后脑勺,偷了个吻去。

   “百里连城,你这个……”

   好不容易被放开,沐七夕觉得都没有骂他的词汇了。

   流氓,土匪,涩狼,混蛋,臭不要脸的……啥都骂过了,他根本不痛不痒,反倒显得她好啰嗦。

   可是不骂他又觉得心里气不过,沐七夕憋了半天,终于憋出来一个新词汇:“你这个黑流氓!”

   腹黑的流氓,简称“黑流氓”。

   他刚才说那句话的时候就算计好了吧?

   选好位置摆好姿势就等着她转头撞上去,聪明的头脑,满腹的策略,就用在占便宜上,他还真是有出息了。

   百里连城如愿以偿得到了甜头,也知道见好就收,摆出一张正经脸,立即转移话题:“在军中,大家崇敬的先是勇士,再是谋士,当然有勇有谋的更好。”

   清纯美女思恋回忆在秋季

   “现在我手里有些证据,但还不到公开的时候,想必你也还有你的布局,这件事不能这么轻易就了了。”

   瞧他这变脸的速度之快,仿佛刚才耍流氓的人不是他一样,仿佛你再继续骂他就是冤枉他一样。

   气得沐七夕冲他翻个小白眼,转过头继续画画不理他。

   百里连城偷笑,身子前倾,下巴抵在她单薄的肩膀上,顺势亲亲她娇嫩的小耳垂,惹得她一缩,脖子上起了几粒鸡皮疙瘩。

   不等她生气,他又先一步说起正事:“你若是要保她,就先要得到士兵们的尊崇,他们才会信服你的决定和判断。”

   “而打擂台,是最快的方式。”

   见她被引开了注意力,顿笔思索,百里连城又偏头衔住她娇嫩的小耳垂,轻轻吮抿了一下。

   “你放心,虽然打擂台是车轮战,但他们的实力大多只在精武者。”

   “小队长也只是武师低阶,就连天地玄黄四个统领也才武师九阶,对你来说很轻松。”

   若是光听他的话,正经无比,就连语气语调也一本正经,可他这说一句正事就占一次便宜的行为可不可以收敛点!

   沐七夕被他绕得头晕,干脆站起来:“让开!”

   这人形坐垫坐着是舒服,软软弹弹的,可就是会严重影响她的工作效率。

   再让他这样“谈正事”下去,到天黑也画不完。

   而且:“你一个王爷,不应该日理万机忙得废寝忘食才对吗?明天就要走了,今天你没有事情要处理?”

   整天就知道缠着她,她甚至都有些怀疑,他这么不务正业,那战神威名该不会是吹出来的吧?

   “王爷,陈城主求见。”

   正好门外侍卫的禀报声传来,百里连城无辜耸肩,意思是:瞧,我的确是很忙的。

   “站起来!”

   亲身领教了他的腹黑流氓,沐七夕是坚决不肯再坐在他腿上了,何况现在有人来,更是不可能。

   百里连城无奈让座,站到一旁给她研磨,喉咙里冷冰冰地“嗯”了一声。

   书房门被推开,陈城主走了进来,正是之前沐七夕遇到的中年男人。

   见书房里居然是王妃坐在主位,王爷在旁边研磨,陈城主似乎愣了一下,连忙躬身行礼:“下官见过王妃,王爷。”

   太过吃惊,导致他连称呼都喊颠倒了。

   正要惶恐纠正,却听沐七夕发话:“陈城主,青兰青竹两个丫头颇合我心意,我想带她们去军营,不知方不方便?”

   理论上,她贵为王妃,要两个丫鬟直接带走就是。

   但沐七夕始终是现代的灵魂,少了些封建等级观念,认为应该先礼貌询问。

   陈城主又是一躬身:“能合王妃心意,事她们的福分。”

   “王妃放心,这两个丫头都是从小跟在内人身边的,身份背景都没问题,带她们去军营也无妨,呆会儿下官就让内人把她们的卖身契送过来。”

   不愧是能跟在百里连城身边的人,察言观色的本事很是娴熟。

   她才说了一句,陈城主就把后续处理以及她可能有的顾虑都一并解决了。

   沐七夕点头,特意多看了他两眼:“那就谢谢城主了。”

   “不敢。”

   陈城主连忙躬身,看她没什么要说的了,才转向百里连城禀报道:“王爷,近来城中忽然涌现了许多说书人,说的内容都大同小异,都是……”

   看看沐七夕,他有些顾虑,琢磨着接下来的话要怎么说。

   先前传闻王爷十分宠爱王妃,他就先一步提醒府中所有人,一定要重视王妃,千万不能有丝毫差错。

   现在亲眼所见,他更是万般小心。

   沐七夕却不怎么介意,帮他接下话去:“都是说我怎么不要脸地魅惑王爷,挤掉茗寒仙子坐上了正妃之位,对吗?”

   那些传闻,她在王府处理肖茗寒的事时就听说了。

   这几天她和百里连城绕到去祭拜母妃,没有时间处理,想必传闻又更是夸张,更是不堪入耳了。

   “王妃恕罪。”

   陈城主一惊,垂头站立。

   沐七夕皱眉。

   却不是因为传闻皱眉,而是因为这毛笔太难用了!

   看看她画好的这些,用圆圈代表白棋,可是一个正圆形都没有;

   用黑点代表黑棋,可也是大小不一,轻重不一,看着就像一个个的墨点,要多难看就多难看。

   而且,她忘了最重要的一件事,她忘了画方格子线!

   画了半天,全是乱七八糟的圈圈点点,谁看得懂啊!

   刷——

   沐七夕心烦地撕掉:“你们这里就没有硬一点的笔吗?”

   这些古人惯于拿那么重的兵器,又能拿这么软的毛笔,真心佩服他们是怎么没障碍转换的。

   百里连城宠溺浅笑:“我来吧。”

   “给。”

   气嘟嘟的把毛笔递给他,沐七夕站起来让座,看到房间中诚惶诚恐的陈城主,美眸一转,计上心头。

   “陈城主,这件事很明显是对方故意散播的谣言,想用舆论的力量打压我,那我们不如将计就计好了。”向日葵视频成年人